🌸Beauty Spotter🌸

【94line】Glimmers of Innocence Ch.6

探案AU OOC属于我


无尽感谢各位的红心与蓝拇指~~

欢迎善意的留言噢~~比心~~



6.


在报纸头条上得知Madame Céline de Venllieus Desgoffe und Taxis去世的消息时,不实与真实感同时盘踞心头,令金钟仁喘不过气来。


那是Becca的脸,真的是她。

         

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疗养院,却在面对空无一人的病房时不得不低下头。


“请务必节哀,金先生。” 中年的看护士红着眼眶拍了拍他的肩膀,可金钟仁却只是想起自己甚至没能为老太太拍下一张照片,因为他不认为身处疗养院,无人探望的老人会愿意让人拍下她的孤独。


是的,金钟仁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就在照顾着Céline女士,而他从来没见过她的亲人,而看护士们也不止一次地感叹过金钟仁是老太太唯一的访客。


“她的家人今天来把她接走了,” 似乎是看出了金钟仁眼里的疑惑,看护士解释道,“来的人看起来更像是保镖…”


最后一次见过老太太之后的第二天,金钟仁上网搜查了Desgoffe und Taxis这个家族,看到了不少出名人士,大概是不想引来不必要的聚焦。


Madame Céline的资料并不详尽,只说到她在贵族学校受教育,是在牛津大学获得不少奖章的荣誉学士。但从各种家族相关的事件报道与简介中可以得出,她应该是位暗处的领导者,手上握有大多数最终决定权。        


至于照片,金钟仁搜遍所有文章却只有她年轻时的一张画像。


算上今天报纸上的,两张。


金钟仁再次为自己没能为老人留下多一些照片感到难过。



宿舍里不见吴世勋的踪影,却留着一杯打开还冒着腾腾热气的热可可,旁边留着一张便利贴,上面只写了巨大的【개뜨겁(超烫)】三个字。


金钟仁笑着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他大概情绪低落得挺明显的。


也许是巧克力的魔力,金钟仁的愁绪消散了一些,注意力被片刻转移到了他的室友身上。


吴世勋是一个外表冷漠挑剔,内心却敏感、富有情义的人。在认识他不到三天后,金钟仁便得出了此结论。这甚至不需要动用到他的专业观察力。他知道虽然自己看起来像个乐于助人的贴心学长,但真正被照顾到的通常是自己,比如说手中的这杯热可可。虽然有的时候被冷着一张脸的同龄后辈近乎单一的语调唠叨揶揄的感觉并不美妙,但金钟仁知道那是他表达关心的方式,也是他虽然觉得麻烦但总归心甘情愿地给他带奶茶的原因。


不过方式真得改改,金钟仁将杯子端到嘴边,想起他那个醋坛子一样的小女友一脸没安全感的样子,竟莫名深表同情。毕竟吴世勋对不认识的人似乎反而更友善一些,这一点金钟仁刚知道的时候也有些惊讶 —— 在陌生的环境下吴世勋的社交礼节毫无瑕疵,甚至能在不同的氛围下与不同的人物面前自由转变。不难想象,人前吴世勋介绍女友时一定是一脸爱怜,语调温柔,与平时连说“我爱你”都没有声调起伏的他大相径庭,而女孩大概总是分辨不清哪个才是真的。


也许都是真的吧。

金钟仁耸耸肩,毕竟据他所看到的,半年多来,每一次小女友打电话来的时候,吴世勋总是能够停下一切工作甚至电玩出门赴约,且每当吴世勋“冷冰冰”地说着“我爱你”时,神色总是浅而温柔的。若是女孩能知道这些,应该会更爱她的亲亲男友的。


不过那天瞪情敌一样看着他着实有些过分了。


又想起了女孩站在自己门前时的表情,金钟仁翻了个白眼,他几乎可以肯定吴世勋还是因为顾及他也在宿舍里而拒绝了甜蜜的温存,而被拒绝了的泼辣小姑娘总是不那么可爱的…


“烫…”  咂咂舌,他拿起热可可回了房间。


回头也照顾照顾少年吴同学吧,金钟仁这样想着,重新拿起了桌前的报纸。



Madame Céline的葬礼将在三天后,Desgoffe und Taxis公馆内举行,仅请至亲挚友前来吊唁。


他不算在被允许出入的范围内。


一丝讽刺的苦笑泛于嘴角。


忽然,他想起来了,他的确为她拍过一张照片。


那是他第一天来到疗养院,推着老人在外院散步时,老人闭目养神时他为她抓拍的。正好路过的的一位看护士连忙上去阻止了他,而且因为是新面孔,她甚至以为他是闲杂人等试图将他赶出去。


“您不属于这里!” 年轻的看护士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和报纸上的那句公告重叠了起来,他甩甩头,在抽屉底部找出了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老太太望着不远处的小朋友们叽叽喳喳围绕着自己的祖父母们说话,她的笑容柔和却惆怅。


一股无奈的酸涩与悲伤重新涌入眼眶,


她真的走了。




一滴眼泪砸在照片上,他慌忙将它放起来,并一边擦拭着眼角。


只是,眼泪却仿佛越擦越多,


最后,他不得不掩起面,脱力地蹲坐在地上,


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TBC-






评论
热度(4)

© KNTB | Powered by LOFTER